400-004-8568
当前位置: > 新闻动态 > 教育新闻 >

青春期的孩子伤不起

作者;louie    文章点击:95

这些孩子被称为划伤者、自我伤害者或“情绪人”。他们用剪刀、剃须刀片或指甲划伤自己的身体,故意伤害自己。有的人这样做是为了获得地位——有的人则是为了消除自己情感上的痛苦。

自我伤害者可以分成两种类型。有的孩子自我伤害是为了让自己显得酷。这些孩子在自己的胳膊、双腿上或沿着手腕划出轻轻的伤口,之后将之展示给自己的朋友。如果你属于他们所属的群体,你可能已经这样做过了,或者为了融入群体之中,正在考虑这样做。

这些孩子并不想死,甚至也不想真的伤害自己。他们所以要划伤自己,也和存在诸如抑郁等严重心理问题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的问题是,其自尊水平非常低下,为了融入群体,他们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包括伤害自己的身体。这些自我伤害的孩子需要帮助——而且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以帮助他们学会更加关爱自己,少关注其他孩子正在从事的行为。

还有一类孩子秘密地进行自我伤害。他们划伤自己,是希望划伤导致的身体痛苦减轻他们情感上的痛苦。他们自我伤害时也很熟练,并对自己的伤口进行伪装,以防朋友、家长和老师觉察到。他们知道在哪里下手,什么时候下手,如何穿衣打扮掩盖自己的伤口。

有的孩子说,他们划伤自己,是因为他们觉得,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是他们觉得自己还活在世上的唯一途径。有的孩子说,划伤自己是消除自己的紧张心理、缓解日常生活压力的最好办法。可悲的是,还有一些孩子划伤自己,是因为他们经常遭受他人的虐待,或正经受严重心理问题的困扰。

如果你对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仍然感到好奇,可以去问问罗莎琳。近一年来,罗莎琳多次偷偷地划伤自己,到目前为止,她还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但是,随着暑假日益临近,罗莎琳越来越犯愁。当穿着无袖圆领背心和短裤的时候,她该如何掩饰自己的伤疤呢?

  罗莎琳的故事

罗莎琳很痛苦。夏天快要到了,天气很好,每一个人的心思都被吸引到了海边野炊、长途旅行、在公园玩飞碟游戏之上。罗莎琳的朋友们邀请她加入在她家附近的自行车道上举行的游乐活动。罗莎琳很想去,但她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好。在这样的日子里,穿着她经常穿的长袖衬衫显得不合时宜,或许她可以穿件无袖圆领背心,外面披件薄夹克,就那么敞着。

罗莎琳的两只胳臂上有不少伤疤,双腿和腹部也有。这对她来说,是一件不可告人的难以启齿的事情。每当罗莎琳感到焦虑不安无法继续承受时,她就会取出藏在日记本中的剃须刀片,把自己关在浴室里,锁上门,选择划伤一处新的部位,以帮助她缓解内心的压力。


“这天儿穿夹克,你不觉得热吗?”卡罗琳问。罗莎琳假装没听明白是什么问题。她的主意没有起到作用。

“嗨,罗莎琳,把头抬起来。”安德鲁一边把飞碟往罗莎琳这边扔,一边大声叫道。罗莎琳尽力往上跳,一把抓住了空中的飞碟。“你抓住了!”安德鲁边叫边跑过来与她击掌庆贺。不过在击掌之时,安德鲁发现罗莎琳穿着夹克的胳膊上有血迹。“罗莎琳,你没事吧?”安德鲁问道,“你在流血。”

因为尴尬,罗莎琳感觉自己的脸颊热热的,并猛地一把将袖子拉下来。“我没事的,安德鲁。”罗莎琳向安德鲁保证,“不过,现在我得回家了,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没等安德鲁回答,罗莎琳就迈开步子,向她的自行车慢慢跑去。“我知道,还有一个伤口没有完全痊愈好,”罗莎琳想,“我真笨。”

回到家后,罗莎琳把自行车往私家车道上一扔,就匆匆跑进自己的房间。家里一个人也没有,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快速溜进浴室后,出于习惯,罗莎琳将门给锁住了。

手拿剃须刀片,罗莎琳在自己左前臂内侧划下了第一刀。突然而至的疼痛,让她感到一种非常熟悉的折磨。当它逐渐强烈之时,罗莎琳能感觉到,刚刚在停车场时的紧张感正在开始消退。看到一滴滴的血顺着手腕往下流,罗莎琳感到非常满足,并产生一种控制感。但是很快,一种羞愧感包围了她。罗莎琳开始哭泣,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不得不划伤自己并向朋友们隐瞒自己的情况而让她产生的羞愧感。

带着对自己的厌恶,罗莎琳很快包扎好了伤口,并重新把袖子放下来,以掩盖刚刚形成的伤口。往自己脸上喷了一些凉水后,罗莎琳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这时,她看到之前被她扔在床上的手机一闪一闪的,有人给她电话留言。

给她留言的是卡罗琳,听声音,她似乎很担心。“罗莎琳,你在吗?一切都还好吗?你匆匆忙忙离开公园,我们都很为你担忧,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情况。如果有什么问题,你知道的,你可以告诉我。好了,我想,我待会儿再与你通话。”

罗莎琳坐在床上,定定地瞅着她的手机。她正在琢磨着要对罗莎琳说点什么,这时,电话响起来了。屏幕上显示,电话依然是卡罗琳打过来的。罗莎琳接通了电话,仍然不知道自己要说点什么。


  维姬博士点评

以任何形式伤害自己,都不是应对压力的好办法。那些为缓解自身痛苦和压力而自残或自我伤害的女孩子,面临着严重的心理和生理危险。起初,她们面临着情感上的巨大痛苦。为了缓解压力,她们进行自我伤害,由此导致的愧疚和羞辱,只会给她们带来额外的情感痛苦,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自我伤害导致更多情感上的痛苦,而情感痛苦又会导致更多自我伤害行为。随着情绪紧张不断积累,这种恶性循环的速度会加快,从而导致更加频繁、更加严重的自我伤害行为。这种恶性循环事实上会导致女孩子对痛苦成瘾,而且其自我伤害的需要,跟瘾君子对吸食下一次毒品的需要一样强烈。

这些女孩子需要帮助。如果你正在尝试自我伤害行为或认识某个尝试自我伤害的人,请将有关情况告知他人。那些专门帮助自我伤害者的治疗师能帮助她们打破这个循环,降低她们对自我伤害的需要,帮助她们找到应对压力和紧张的其他办法。去求助吧!

  应对小贴士

1.找到你信任的某个人,将你的情况告诉他。大多数进行自我伤害的人需要某种形式的心理治疗。告诉某个值得信任的成年人,会让你获得所需要的帮助。

2.找到应对压力的其他办法。对于因为自我伤害行为而接受治疗的女孩子,人们建议她们:参与艺术活动,让自己的日子忙碌起来;散步;观看自己喜欢的演出或电影;逗宠物玩;听音乐;痛快地大哭一场;开始记日记。和其他人待在一起,也是阻止自我伤害行为的好办法。每当你感觉自己有自我伤害的冲动时,立即行动起来,找点事做,充实你的大脑。

3.努力寻找减轻压力的办法。看看自己参加的所有活动,从中找出一两项从你的日程表中删除。你可能参与了超出眼下你可以应对限度的活动,那就舍弃几项吧。

  最后的告诫

故意伤害自己的人,常常在心底无声地呼喊他人的帮助。很显然,有什么东西驱使她们对自我伤害引起的痛苦成瘾,而对痛苦成瘾是自尊和个人内心力量的杀手。如果你足够勇敢,敢于面对这种不良习惯带来的巨大痛苦,请拿出你的勇气来,主动去寻求帮助。爱你的人希望看到没有伪装的真实的你,帮助你成为你真正想成为的那种人。

这些孩子被称为划伤者、自我伤害者或“情绪人”。他们用剪刀、剃须刀片或指甲划伤自己的身体,故意伤害自己。有的人这样做是为了获得地位——有的人则是为了消除自己情感上的痛苦。

自我伤害者可以分成两种类型。有的孩子自我伤害是为了让自己显得酷。这些孩子在自己的胳膊、双腿上或沿着手腕划出轻轻的伤口,之后将之展示给自己的朋友。如果你属于他们所属的群体,你可能已经这样做过了,或者为了融入群体之中,正在考虑这样做。

这些孩子并不想死,甚至也不想真的伤害自己。他们所以要划伤自己,也和存在诸如抑郁等严重心理问题没有任何关系。他们的问题是,其自尊水平非常低下,为了融入群体,他们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包括伤害自己的身体。这些自我伤害的孩子需要帮助——而且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以帮助他们学会更加关爱自己,少关注其他孩子正在从事的行为。

还有一类孩子秘密地进行自我伤害。他们划伤自己,是希望划伤导致的身体痛苦减轻他们情感上的痛苦。他们自我伤害时也很熟练,并对自己的伤口进行伪装,以防朋友、家长和老师觉察到。他们知道在哪里下手,什么时候下手,如何穿衣打扮掩盖自己的伤口。

有的孩子说,他们划伤自己,是因为他们觉得,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是他们觉得自己还活在世上的唯一途径。有的孩子说,划伤自己是消除自己的紧张心理、缓解日常生活压力的最好办法。可悲的是,还有一些孩子划伤自己,是因为他们经常遭受他人的虐待,或正经受严重心理问题的困扰。

如果你对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仍然感到好奇,可以去问问罗莎琳。近一年来,罗莎琳多次偷偷地划伤自己,到目前为止,她还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但是,随着暑假日益临近,罗莎琳越来越犯愁。当穿着无袖圆领背心和短裤的时候,她该如何掩饰自己的伤疤呢?

  罗莎琳的故事

罗莎琳很痛苦。夏天快要到了,天气很好,每一个人的心思都被吸引到了海边野炊、长途旅行、在公园玩飞碟游戏之上。罗莎琳的朋友们邀请她加入在她家附近的自行车道上举行的游乐活动。罗莎琳很想去,但她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好。在这样的日子里,穿着她经常穿的长袖衬衫显得不合时宜,或许她可以穿件无袖圆领背心,外面披件薄夹克,就那么敞着。

罗莎琳的两只胳臂上有不少伤疤,双腿和腹部也有。这对她来说,是一件不可告人的难以启齿的事情。每当罗莎琳感到焦虑不安无法继续承受时,她就会取出藏在日记本中的剃须刀片,把自己关在浴室里,锁上门,选择划伤一处新的部位,以帮助她缓解内心的压力。


“这天儿穿夹克,你不觉得热吗?”卡罗琳问。罗莎琳假装没听明白是什么问题。她的主意没有起到作用。

“嗨,罗莎琳,把头抬起来。”安德鲁一边把飞碟往罗莎琳这边扔,一边大声叫道。罗莎琳尽力往上跳,一把抓住了空中的飞碟。“你抓住了!”安德鲁边叫边跑过来与她击掌庆贺。不过在击掌之时,安德鲁发现罗莎琳穿着夹克的胳膊上有血迹。“罗莎琳,你没事吧?”安德鲁问道,“你在流血。”

因为尴尬,罗莎琳感觉自己的脸颊热热的,并猛地一把将袖子拉下来。“我没事的,安德鲁。”罗莎琳向安德鲁保证,“不过,现在我得回家了,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没等安德鲁回答,罗莎琳就迈开步子,向她的自行车慢慢跑去。“我知道,还有一个伤口没有完全痊愈好,”罗莎琳想,“我真笨。”

回到家后,罗莎琳把自行车往私家车道上一扔,就匆匆跑进自己的房间。家里一个人也没有,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快速溜进浴室后,出于习惯,罗莎琳将门给锁住了。

手拿剃须刀片,罗莎琳在自己左前臂内侧划下了第一刀。突然而至的疼痛,让她感到一种非常熟悉的折磨。当它逐渐强烈之时,罗莎琳能感觉到,刚刚在停车场时的紧张感正在开始消退。看到一滴滴的血顺着手腕往下流,罗莎琳感到非常满足,并产生一种控制感。但是很快,一种羞愧感包围了她。罗莎琳开始哭泣,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不得不划伤自己并向朋友们隐瞒自己的情况而让她产生的羞愧感。

带着对自己的厌恶,罗莎琳很快包扎好了伤口,并重新把袖子放下来,以掩盖刚刚形成的伤口。往自己脸上喷了一些凉水后,罗莎琳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这时,她看到之前被她扔在床上的手机一闪一闪的,有人给她电话留言。

给她留言的是卡罗琳,听声音,她似乎很担心。“罗莎琳,你在吗?一切都还好吗?你匆匆忙忙离开公园,我们都很为你担忧,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情况。如果有什么问题,你知道的,你可以告诉我。好了,我想,我待会儿再与你通话。”

罗莎琳坐在床上,定定地瞅着她的手机。她正在琢磨着要对罗莎琳说点什么,这时,电话响起来了。屏幕上显示,电话依然是卡罗琳打过来的。罗莎琳接通了电话,仍然不知道自己要说点什么。


  维姬博士点评

以任何形式伤害自己,都不是应对压力的好办法。那些为缓解自身痛苦和压力而自残或自我伤害的女孩子,面临着严重的心理和生理危险。起初,她们面临着情感上的巨大痛苦。为了缓解压力,她们进行自我伤害,由此导致的愧疚和羞辱,只会给她们带来额外的情感痛苦,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自我伤害导致更多情感上的痛苦,而情感痛苦又会导致更多自我伤害行为。随着情绪紧张不断积累,这种恶性循环的速度会加快,从而导致更加频繁、更加严重的自我伤害行为。这种恶性循环事实上会导致女孩子对痛苦成瘾,而且其自我伤害的需要,跟瘾君子对吸食下一次毒品的需要一样强烈。

这些女孩子需要帮助。如果你正在尝试自我伤害行为或认识某个尝试自我伤害的人,请将有关情况告知他人。那些专门帮助自我伤害者的治疗师能帮助她们打破这个循环,降低她们对自我伤害的需要,帮助她们找到应对压力和紧张的其他办法。去求助吧!

  应对小贴士

1.找到你信任的某个人,将你的情况告诉他。大多数进行自我伤害的人需要某种形式的心理治疗。告诉某个值得信任的成年人,会让你获得所需要的帮助。

2.找到应对压力的其他办法。对于因为自我伤害行为而接受治疗的女孩子,人们建议她们:参与艺术活动,让自己的日子忙碌起来;散步;观看自己喜欢的演出或电影;逗宠物玩;听音乐;痛快地大哭一场;开始记日记。和其他人待在一起,也是阻止自我伤害行为的好办法。每当你感觉自己有自我伤害的冲动时,立即行动起来,找点事做,充实你的大脑。

3.努力寻找减轻压力的办法。看看自己参加的所有活动,从中找出一两项从你的日程表中删除。你可能参与了超出眼下你可以应对限度的活动,那就舍弃几项吧。

  最后的告诫

故意伤害自己的人,常常在心底无声地呼喊他人的帮助。很显然,有什么东西驱使她们对自我伤害引起的痛苦成瘾,而对痛苦成瘾是自尊和个人内心力量的杀手。如果你足够勇敢,敢于面对这种不良习惯带来的巨大痛苦,请拿出你的勇气来,主动去寻求帮助。爱你的人希望看到没有伪装的真实的你,帮助你成为你真正想成为的那种人。

本文由成都英语口语培训原创,转载请保留:http://www.cdwelled.com/news/jiaoyu/4766.html!

我要报名

成都韦沃英语四个校区地址